偶慕斯圣诞四蓝孩纸

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种太阳~
🍰常年休假🍰
🍰【凹凸/柴/传说之下】🍰
🍰雷安西皮洁癖🍰
🍰其他西皮任意🍰
🍰【不吃瑞嘉瑞】🍰
🍰点文注意🍰
🍰别看了🍰
🍰这是一个懒癌患者🍰
🍰加上文渣🍰
🍰画渣的结合体🍰

【雷安】非种族恋爱(0)

*一个构思了很久的故事,现在终于把它给落实了

*一直想看导演安安如何跟演员雷雷打交

*目前没有看到,看到了给我推荐一下✘

—分割线—

“你是怎么想的?”一手端起对方的歌词,中指和无名指在上面敲打,祖母绿色的瞳眸带着一丝温怒,面前的女孩儿搂捏着衣角,却没有任何悔改的样子,视角移到脚下,嘴角向下撇一撇,自以为是,看不见却很明显的在那边咬着牙

“最至少看在我是你哥的面子上,跟我说一下吧……”

“我有我自己的主见,不需要任何事情都由你在管着”耳边的两束刘海被染成十分明显的粉红色,头顶着一顶影浅棕色的贝雷帽,穿着一件黑色的飞机衫,破洞的牛仔裤加上一件最普通的灰色衬衫,全身上下充斥着非主流的气息,不能令人想象,这孩子多半是进入叛逆期了

身后背着一个吉他包,拉着一个明显的黄色旅行箱,这让安迷修不经联想到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你现在才大二,毕业旅行什么的是不是太早了,自己计划了那么久,是以为我不会同意吗?毕竟我也是会讲道理的……”安迷修很无奈,对于他的妹妹只能这样子干,硬碰硬这样情况才会有好转不少,对于他妹来说以柔克刚什么的不存在的

自从他们父母离婚之后,他们就再没有依靠过家庭了

当安迷修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的时候,他很高兴,六岁的他上蹿下跳,差点没有把床窜塌了,甚至把隔壁邻居的送给他最不喜欢的牛扎糖都给吃了,一边把它含在嘴里,一边还在傻笑,用手在比划着,他多么希望这是一个弟弟呀,可以陪他玩的弟弟,但是事实永远都是让人失望的,但他依旧有饶有趣味的隔着婴儿栏逗弄自己的妹妹,并且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手高举在空中,像一个呆瓜一样的说“我肯定会好好保护妹妹的”甚至当着他牙牙学语的妹妹背了一遍骑士法则

直到他的父亲发现地跟自己长得根本不像才开始询问事实,那一个晚上,他们吵得很激烈,几乎掀翻了家里一切的易碎物品,只能抱着她四岁多的妹妹哭泣,但是还是免不了离婚的悲剧

在把安迷修照顾成年以后,他们的生活里面就再也没有了母亲的身影,对她跑了跑的一干二净,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就是那么突然,地走了

其实他在长大之后就知道为什么妈妈当初给她起名字的时候叫做安修,不跟爸爸姓跟妈妈姓,估计也是早就料到这一天吧,两个孩子跟随她的姓,不过后面出于安迷修的私心,把他妹妹的姓变为了她妈之前在打工的那户人家的姓,有一种迷之自信,感觉跟那些人脱不了干系

“安……”

“给我闭嘴,我叫雷修”

他们的隔阂越来越大,是因为成长嘛,应该是的,这样子真的吵在一天内两三次也是难免的,而这一回,直接在了她旅行离开前

对不起……雷修提着自己那黄黄的旅行箱,默默的在心里说了一句

父母离婚的时候,她太小了,不懂什么,她的哥哥缩在角落里抱着她,一边哭着一边说是安慰的语句,嘴里说着话,还一顿一顿的

该是处于孩童的本能吧?她把责任推在了哥哥的身上,直到现在他都还在相信的那段不真实的记忆……

“好了吗?”安迷修拨通了号码,艾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好了好了安哥!”仿佛也听到了埃比在边上哀嚎“姐,其实你什么都没做吧!”接下来听到了一声呻宁“姐!”

“算了,不要管这个哀仔”

“怎么样!第五次和影帝合作,安迷修,你真是好命啊!而且还是一部电影”

艾米在旁边疯狂的叫喊着!看起来像一个活脱脱的女粉丝

“雷狮吗?没事,平常心吧……”

—外话—

时隔已久的更新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