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慕斯圣诞四蓝孩纸

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种太阳~
🍰常年休假🍰
🍰【凹凸/柴/传说之下】🍰
🍰雷安西皮洁癖🍰
🍰其他西皮任意🍰
🍰【不吃瑞嘉瑞】🍰
🍰点文注意🍰
🍰别看了🍰
🍰这是一个懒癌患者🍰
🍰加上文渣🍰
🍰画渣的结合体🍰

【瑞金】Love that can never be touched


内含瑞金初次见面

小学文笔,不用在意QAQ

………………………………………………………………

“呐,姐姐!姐姐!什么东西被名为爱!”金发少年的脸夹泛着淡淡的红晕,“傻孩子,爱……你长大以后就明白了。”边上的少女摸了摸他的头。

到底什么是爱呢?当时七岁的金发少年是这么想的。

“呼……”格瑞迟缓而沉重的呼吸着,血染红了他脸前的那一束银发……他躺在草丛里,看着自己已经沾满鲜血的双手。

太安静了,安静得让格瑞本来就模糊的视线,变得一片漆黑。

“嗨,你好!你流了那么多血!没事吧!”少年细腻的声音,像他的母亲一样……他仿佛用尽全力睁开眼睛,少年金色的头发点亮了格瑞紫罗兰般的双瞳。格瑞早已忘记了伤口带来的剧痛,揉了揉那像太阳一样的头发,“哇!不要摸头啦!姐姐,说摸头会变矮的!”金发少年嘟了嘟嘴,像是在撒娇。“我叫金,你叫什么?”

格瑞剧烈的呼吸着,以他现在的模样,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但还是吐出两个字“格瑞……”腰间的伤口,绽放出了红色的花朵……格瑞像一只受了伤也宁死不屈的猎豹,金色的头发支持着他唯一的理智。

他静悄悄地躺在金的背上,格外的放松,不知是之前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十分警惕,一刻也不肯松懈。血染红了金的上衣,棒球帽遮挡了他的脸,手不停的在颤抖,仿佛每迈一步都十分困难……这好像是一个烙印,怎么也抹不掉,深深的印在金的脑海里,他害怕再次见到那样的格瑞……他害怕……

再次醒来的格瑞,腰间一阵苏麻。金静静地坐在床边,窗户缝里透过的光照到了金的脸上。打瞌睡的金像个小孩子,嘴里喃喃着什么……

“最后的获胜者为――格瑞。”机械般的声音回荡在格瑞耳边,金抱住了格瑞,“格瑞……我好高兴……我知道什么东西被名为爱了……因为我、爱……你啊……”光照在金的身上,金色的头发染上了点点血红,“已经看不到了……”格瑞看着金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半空中,手中仿佛还握着什么,是金的手吧……“金”泪水划过他脸颊,仿佛在控诉着什么,“我也爱你……”格瑞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帽子,拍了拍,向前走去,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却不肯离去。

Love that can never be touched

………………………………………………………………

如果想吃糖往下看

“格瑞!”金紧紧的抱住格瑞,“如果我真死了,你会那么冷漠吗?”

“会。”

“呐!有对自己发小那么冷漠的吗?”金嘟了嘟嘴,好像抱得更紧了。

“我的温柔很宝贵。”格瑞一把抱起金,走了出去。

金直闹腾“放我下来,我们要去哪儿?”“回家。”虽然笑得不明显,但还是可以看出格瑞嘴角那一抹浅浅的笑。

………………………………………………………………

(上方内容与主内容完全不搭尬,如果想吃刀的请无视它)
写着写着突然写成了刀子,最后怎么圆也要把它圆回来QAQ

评论

热度(15)